bg真人网:X360《无尽的未知》剧情攻略:第三十六~四十话

接上文:剧情攻略:第三十一~三十五话

在经过菲伊娜的去世以后,卡贝鲁变成冷酷又沉默寡言,随后回到首都的卡贝鲁一行人又将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变故,月之锁的解放,卡贝鲁和爱雅的感情又将会受到何种的考验?

:::第三十六章:::  被称为伪者

~离开希布罗村以后,一路回到首都フェイエー儿~

游民星空_

首长:「来的好啊。」

爱雅:「父亲?」

首长:「还是应该说你们竟敢回来……」

爱雅:「这样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,并不像陛下。」

护卫兵长抓起枪:「奉国王夏鲁克的命令,逮捕你们。」

爱雅:「父亲!这是怎麽一回事!请您解释。」

爱雅:「父亲!」

首长:「那个人不是希克姆特卿吧。」

爱雅:「你在说什麽……」

首长:「我说他是冒牌货。」

爱雅:「你有什麽根据,这个乱七八糟……」

卡贝鲁:「够了,爱雅。」

爱雅:「希克姆特大人!」

卡贝鲁:「就和你说的一样,我不是希克姆特。」

护卫兵长:「那你是谁?」

卡贝鲁:「我叫卡贝鲁。」

卡贝鲁:「是新月之民。」

护卫兵长:「什麽!你这种下贱的身分,竟然也敢欺骗陛下!」

卡贝鲁:「没错。」

爱雅:「卡贝鲁!」

卡贝鲁一脸正经的和爱雅说:「这是事实,没办法。」

首长:「我们所协助的是希克姆特卿。」

爱雅:「不管是谁所做的,重要的是结果吧?」

首长:「并不是这样,希克姆特卿是受到巴露奇塔女皇的庇护。」

首长:「甚至到了陛下要求我们协助的地步,我不知道希克姆特卿和女皇是什麽关系,但是可以想像得出来和女皇关系很深。」

首长:「然而出现了希克姆特卿的冒牌货来欺骗大家,竟然发现了要是我们放过了的话,会变成和巴露奇塔的外交问题。」

爱雅:「但是……」

首长:「是你先骗了我们了吧!」

卡贝鲁:「是这样没错,做了有损信赖的事情我向您谢罪,但是,我现在还不能被抓。」

护卫兵长:「你这个家伙!你这样不就自己认罪了吗?」

卡贝鲁:「这个是对陛下个人的谢罪,我们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,首先是月的解放。」

卡贝鲁:「在解放月亮之前,我不能被抓。」

卡贝鲁说完就转身要走

护卫兵长:「闭嘴!贱民!」

护卫兵长:「又是新月之民又侮辱陛下,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算了!」

游民星空_

卡贝鲁大声怒吼:「我说现在不是管这种面子上的问题的时候你听不懂吗!」

卡贝鲁用力指著首长:「月亮要是这样消失的话,说不定世界就会毁灭!国家!新月之民!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!」

卡贝鲁转身走人:「我要去解放月亮,你要骂的话就等全部都结束以后……」

卡贝鲁:「走,爱雅,杰特。」

爱雅和杰特赶紧追上卡贝鲁

护卫兵长:「可恶!怎麽可以让他们来去自如!别管!抓起来!」

护卫兵长就带了一群士兵追了上去!

游民星空_

卡贝鲁、爱雅、杰特三人来到城门口,正当三人被士兵团团包围之际

???:「你们这些小兵,不淮对他们出手,给我退下!」

杰特:「你……」

巴鲁巴刚:「有话等一下在说!先离开这裡吧!」

巴鲁巴刚:「快走吧!」

众人离开首都フェイエー儿,只见巴鲁巴刚低头道歉。

杰特:「干嘛突然这样啊。」

巴鲁巴刚:「不好意思,我只顾著把责任推给你们,我真是没有用的人。」

杰特:「啊哈,没错。」

巴鲁巴刚:「真得很对不起。」

杰特:「好了啦,把头抬起来吧。」

巴鲁巴刚:「你们没有生气吗?」

杰特:「才没有生气,所以和以前一样把你的力量借给我们吧。」

巴鲁巴刚:「没问题!」

卡贝鲁:「这裡还不是安全地带,先离开这裡吧。」

游民星空_

尤吉:「巴鲁巴刚!」

卡贝鲁:「在城裡发生很多事情,逃了出来了呢。」

巴鲁巴刚:「我回来了!我会把自己当作新人努力工作的!」

卡贝鲁:「等会再说吧,总之先走吧。」

爱雅:「走…要去哪裡?」

卡贝鲁:「那还用说,当然是敌人的大本营卡萨多拉(カサンドラ)」

卡贝鲁说完就擅自一个人走了

尤吉:「总之……先去港钉萨拉吧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-

选择队伍时候可以选择卡贝鲁+谷史达夫,来破坏路边档路的岩石取得宝箱,但是儿セ平原方面目前没办法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-

游民星空_

~经过港钉萨拉以后,往港口去就可以坐船回到王都ケ儿ンテン~

众人一下船就马上团团被士兵包围

杰特:「怎麽办?这裡也要突破吗?」

巴鲁巴刚:「要干就来吧!」

洁拉布玛突然发言:「友作好说服的准被。」

大家转头看看洁拉布玛

游民星空_

福里斯多:「这边可以交给宝贝来处理吗?」

[$HR getPages$]

:::第三十七章:::  不被承认的功绩

雪兽王:「你敬然背判了我。」

卡贝鲁抬起头说:「我没有打算要背判你。」

大臣:「头太糕了!给我贵下趣!」

卡贝鲁:「月亮的解放才是我们的目的,之前我们也说过了。」

大臣:「必嘴!」

雪兽王:「没官细。」

大臣:「但士,陛下……」

雪兽王:「月亮的姊放是个尾大的目的,但士你们不会试以这个为钱提在打舌麽煮意吧?」

洁拉布玛突然发言:「陛下,这歇人说的画不是片人的。」

雪兽王:「洁拉不马。」

游民星空_

洁拉布玛:「我汉它们一起形动过,它们针得很认真得对于线状烦恼。」

大臣:「洁拉不马!」

洁拉布玛:「只药看了它们赌上兴命战斗的样子,就可以之到它们没有丝新。」

雪兽王:「你给我必嘴。」

雪兽王:「洁拉不马,你道底是谁的陈子。」

洁拉布玛:「洁拉不马世王都ケ儿ンテン的陈子,陛下……」

洁拉布玛:「同时野视这个视界的陈子。」

洁拉布玛:「和关心王都ケ儿ンテン一様,关心世界的为机。」

雪兽王:「什墨!」

洁拉布玛:「一起履行的同时我也被打洞了新。」

洁拉布玛:「我野…我野……」

洁拉布玛:「要拯旧事界!」

雪兽王:「说什麽傻画。」

突然士兵走了过来在雪兽王耳边说了些话…

游民星空_

???:「让你们久等了!」

爱雅:「父亲!」

首长:「突然间闯进来,失礼了。」

爱雅:「父亲你为什麽……」

首长:「面对目前的紧急事态各国元首聚集,准备召开对策会议。」

雪兽王:「现再才接道您大驾光临的通支,请原量我没有侵字钱去迎接。」

首长:「本来应该要好好打个招呼再进来的,但是这次就让我单刀直入的说吧。」

雪兽王:「什麽是?」

首长:「这些人的身分,我来担保。」

<IMG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